回归豪门后大佬教我吃喝玩乐

49(1 / 2)

沈印:听说你又被一辆买菜车虐了。

阿飞:靠!谁说的??哪辆买菜车能随随便便超我的超跑!

阿飞:视频你看了吗?

沈印:没。

阿飞发了个视频过来,沈印点开。

“哥哥,我回来了。”沈莱茵一走近就看到沈印在看昨晚月亮湾的视频,心里咯噔一下。

宁肆安慰说:“你戴了面具,又是在车里,不会认出你的,放心。”

视频只有几秒钟,沈印一下子就看完了。他抬头,看向沈莱茵问:“药有没有按时吃?”

沈莱茵点头:“吃了。”

“没有不舒服吧?”

“没有。”

沈印的手机不断传来提示音,是阿飞再给他发消息。

阿飞:之前都没听说过有这辆车。

阿飞:我他妈都被嘲一天了。昨晚是我情敌,我要找这辆小钢炮报仇!

阿飞:开车还戴面具,也不知道这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戴个那么丑的。

沈印在和沈莱茵讲话没有理他,他就自言自语。

阿飞:我靠,刚才有人给我发了张拍到的照片,那个熊大看样子是个妹子!

这时候,沈印和沈莱茵讲完了。他低头扫了眼消息,点开照片。

这是当时恰好有人拍到的,还挺清楚,隔着车窗可以看到“熊大”。

沈莱茵看到沈印手机屏幕上放大的自己,心都紧了一下,砰砰砰直跳。

沈印看着照片。照片里的人戴着个滑稽的面具,看头发还有身形确实是个女人,而且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余光看到沈莱茵还在旁边,他抬起头。

迎上沈印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沈莱茵的心跳直接飙升到了110。感觉到一阵心悸,她立即捂着胸口在沙发上坐下。

沈印担心地问:“怎么了?”

沈莱茵摇头:“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

“休息一会儿。再不行就打电话叫医生来。”

沈印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怀疑这个戴着熊大面具出现在月亮湾的人是自己体弱多病、才17岁的妹妹。

茵茵的身体连跑步都不行,更别说是飙车了,怎么可能。

见沈印眼中的探究没有了,沈莱茵松了口气。

发现娇弱可以打消他的疑虑,沈莱茵装得更加娇弱,吓得沈印差点真把医生叫来。

差点被发现,沈莱茵几万就老老实实在家了。

她和宁肆一起复盘了一下昨晚去月亮湾跑了两圈的体验。

带上坡的s弯比她想象的要难,7号弯过后有一个出口,她差点开错。还有就是,超跑毕竟是超跑,真的很快。

复盘结束后,沈莱茵叹了口气说:“想要完成任务真的不容易。”

宁肆安慰她说:“宝贝,你已经表现得很好了。肯定能成功的。”

“小步你居然对我这么有信心。”

宁肆对她当然有信心。

她的成长已经超出他的预期。而且,还有他在。

月亮湾这边今晚格外热闹。

不少已经回归家庭或者已经退烧的车友都出现在了月亮湾。其中不少也是当年s市车坛响当当的人物,隐退之后都没了消息,能齐聚这里真是难得一见。

大家都是因为昨晚那个视频,好奇过来看看那个熊大和小钢炮的。

而且,阿飞放了狠话,说是要找熊大报仇。不少人来凑热闹看阿飞的复仇之战,超跑对战小钢炮。

沈印姗姗来迟。

“印哥,你怎么才来啊。”阿飞问。

“我妹妹身体不太舒服。”沈印说。

“那还是妹妹身体重要。”阿飞记得沈印的妹妹,又漂亮又柔弱,特别乖巧。

沈印看了看今晚过来的人,问:“那个熊大来了吗?”

“没呢!”阿飞满心要找回场子,等得有点不耐烦,“东哥,那辆小钢炮你见过没啊?”

东哥今晚也是特意过来凑热闹的,想看看那个坐车都会受不了的病弱萝莉是怎么飙车的。

想想都他妈带感,太他妈反差了。

“不知道啊。”

沈印皱了皱眉问东哥:“连你都不知道?”

东哥摇头。

虽然他们店里其实根本就没有要保护客人这条原则,但是都答应了,他就不能说。

那个病弱萝莉还没满18岁,按道理说月亮湾是不能带她玩的。虽然他很想让人家知道那辆小钢炮是在他店里改装的,说出去倍儿有面,还能做一波宣传。

阿飞说:“看来这姐姐很神秘啊。咱们市玩车的女人就那么几个,我都问过了,都说不知道这号人。”

听到阿飞说“姐姐”,东哥的嘴角抽了一下。

这么看来他当初叫了人家好几天的“姐”也不丢人。和他一样傻的人多着呢。

这些人肯定打死也想不到开小钢炮的是个高中女生。

有的人等无聊了,干脆开着车进去跑了。

东哥悄悄给沈莱茵发消息:姐,你今晚来吗?

他发现他叫“姐”真是越叫越顺口了。

沈莱茵收到消息的时候都已经准备睡觉了。

沈莱茵:不去。

沈莱茵:你在月亮湾?

东哥:是啊,今晚好多人,都是想看看你的。阿飞还在等着像你报仇。

东哥拍了段视频过来。

沈莱茵一点开,就看到了她哥哥沈印的身影,就在东哥旁边。

幸好她没去。

沈莱茵:说好的,不要暴露我。

怕这样没有威慑力,她又放了句狠话。

沈莱茵:不然我饶不了你。

萝莉发威,还挺凶。

东哥:好好好。那你明天来吗?

沈莱茵:不去。

东哥:后天呢?

沈莱茵:不。

东哥:那你来的时候叫我啊。

大家连续等了几天等不到小钢炮再次出现,热情渐渐淡了。

其中最憋屈的就是阿飞。

被小钢炮羞辱了一下,连找回场子的机会都没有。这段过往要成为他的黑历史伴随他一生了。

沈莱茵因为那个视频吓得不轻,这些天非常老实,顶多就是晚上趁沈印离开后去袁静仪家附近的路上练练车。

就这样过了快一个月。

沈莱茵觉得这样蹉跎下去不是办法。

一天晚上,她认真地和宁肆讨论该怎么解决。

“沈印也不经常离家。这样等下去,练习的机会也太少了,我得想想别的办法。”

“试试乔装打扮?”宁肆提议说。

“你是说要我直接出现在沈印的眼皮子低下?是不是太冒险了一点?”沈莱茵问。

如果哪次被逮到了,她肯定就再也没机会去月亮湾了。

“总是期盼着沈印离开s市也不是办法。”宁肆说,“你戴上面具,换一身穿衣风格,变得彻底一点,然后就坐在车里,也不说话,应该不会被发现。”

沈莱茵认真想了想,觉得是个办法。

上次那个熊大的面具实在是太丑了,她决定这次在网上买个好看点的。

挑了半天后,她挑到了一个比较好看的面具,有点像小丑,但又没那么诡异,画得很漂亮。

面具下单之后,沈莱茵又开始买衣服。

衣服必须是和她现在的风格完全不一样的,不然她怕骗不过沈印的眼睛。

回想起在月亮湾看到的女人,好像穿得都很性感火辣,沈莱茵就照着差不多的风格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