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豪门后大佬教我吃喝玩乐

46(1 / 2)

看沈莱茵的表情非常真诚而且迫切,袁静仪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把袁静仪送去医院,沈莱茵就回了家。到家后,她立刻就上楼回了房间。

“步屈,那辆车真的可以吗?”

“改装一下应该可以,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沈莱茵点头。只能这样先试试了,任务总不能一直没进展下去。

“那我明天去找袁静仪,想办法买下那辆车。”

宁肆“嗯”了一声,说:“反正任务的时间就一年,有一年就够了,连带车位。”

“真的可以吧?”沈莱茵再一次确认。改装车的钱应该也不少,她现有的钱估计只够造这一次,开始就没办法回头了。

“相信我,宝贝。”宁肆的语气很自信。

不知道为什么,沈莱茵觉得步大爷虽然是个人工智能,但是给她一种很可靠的感觉。有他一起,在陌生的任务世界里她会很安心。

如果车的问题能解决,接下来就是学车了。

就算她能找到个驾校教练私下教她,但还得避开沈印,只有在他晚上出去后才可以,很不方便。

“开车能自学吗?”沈莱茵问。

“当然不可以。”宁肆说,“但你亲我一下的话就可以。我教你。”

“欠着欠着。”沈莱茵内心已经毫无波澜了。

“你知道欠了多少了吗?”

沈莱茵当然不知道。她也没打算兑现。当然,说是不能这么说的。

“你记得就可以了。”说出这句话,沈莱茵一瞬间觉得自己越来越渣了,就这么骗一个人工智能。

宁肆意味深长地说:“嗯,我记得就可以。”

第二天放学后,沈莱茵去找了袁静仪。

袁静仪依旧在家做了饭准备送去医院。

“莱茵,你真的要买吗?”她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沈莱茵非常真诚:“真的,就把车卖给我好不好?”

袁静仪想了想,说:“那你跟我一起去医院,见我爸爸吧。”

沈莱茵买了些水果和补品,与袁静仪一起去了医院。

袁爸爸前几天做了手术,现在正在恢复中。

“爸,这是我同学,沈莱茵。”袁静仪介绍说。

“叔叔好。”沈莱茵很乖巧。

袁爸爸以为沈莱茵就是单纯来看看的,责怪袁静仪说:“怎么好意思让你同学来看我,还带了东西。”

“爸,莱茵她想买我们家的车。”

袁爸爸惊讶地看向沈莱茵。

沈莱茵点头说:“是的,叔叔,我想买下你们家的车,连带着车位,就是平时把车还是停在那里,需要的时候会去开。不用过户不用办什么手续,车还在你的名下。加在一起一共十万,您看可以吗?一年后如果车还能开,就还给您。”

袁爸爸诧异地问:“十万?”

沈莱茵:“要不然十二万?”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十万太多了。车位一年才不到两千块钱。”

“车还在叔叔的名下,说起来叔叔也还是担着风险的,所以十万块钱不多。”

沈莱茵好说歹说,最后双方说定了价格,七万块钱。

因为不需要走什么手续,沈莱茵直接就把钱打到了袁爸爸的银行卡里,一下子就收到了。

袁爸爸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事。

他意外受伤,手术费就花了不少。卖车是为了后续一段时间的生活,反正他的身体暂时也开不了了。他原本想着,这破车能卖个三四万块钱就不得了了,两三万他也卖,没想到最后卖了七万。

一切都说好后,时间也不早了,沈莱茵该回家了。

袁静仪把她送出了医院。

“莱茵,谢谢你。”

沈莱茵心想: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这辆车出现得太是时候了。

“你给叔叔找个护工吧,你都请了那么多天假了,这样下去耽误学习。早点回学校吧。”

袁静仪点了点头。

沈莱茵回到家,沈印正在等她吃饭。

“怎么这么晚回来?”

沈莱茵面不改色地回答说:“我同学的爸爸意外受伤进医院了,我去看看。”

沈印“嗯”了一声,也没有怀疑,催她过来吃饭:“你的身体不好,要按时吃饭,快过来。”

沈莱茵甜甜地笑了笑:“好的,哥哥。”

沈印看着自家妹妹比起普通人要白一点的脸,非常心疼,语气温柔地说:“多吃点。”

有了车,接下来就是改装了。

周末的时候,沈莱茵和步屈一起在网上找s市的汽车改装店,最后在“s市月亮湾车友论坛”里找了个相对比较靠谱的。

当然,这个靠谱是宁肆判断的,沈莱茵对汽车改装一无所知。

沈莱茵很快加上了改装店老板的微信。

老板的微信名叫东哥,头像是条大花臂,非常社会的样子。

询问了一下改装店的地址后,沈莱茵确定就是论坛上车友们说的那家。

东哥:看起来是个妹子啊。怎么称呼?

沈莱茵的朋友圈很简单,而且设置了三天可见,所以老板看不出她是个高中生。

她不方便透露自己的名字,而且现在也只是初步交谈,不一定就能谈成。

在她犹豫该想个什么样的马甲的时候,宁肆说:“月亮湾车神。”

沈莱茵沉默了一下,问:“这样会不会太嚣张了点?”

“这不是你的目标吗宝贝。”

沈莱茵想想也是,就回复了五个字——月亮湾车神。

对面的东哥发来了一大串省略号。

东哥:美女,口气不小啊。我还没听谁敢说自己是月亮湾车神。

沈莱茵心想,他如果知道说这话的是个高中生,应该会更加惊讶。

几句闲聊后,沈莱茵进入主题,把改装清单发了过去。

这是步大爷给的。

汽车改装是个无底洞,宁肆只能根据沈莱茵现有的存款来给方案。

为了减轻车身的重量,音响、空调、后排座椅之类的累赘全都是要拆掉的。车要快,就要装空气动力学套件。发动机也要重做,还要加强车的底盘,等等。

几乎是留了个架子,全部改装。

东哥看完清单后发来消息说,行家啊。

沈莱茵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比较成熟,说话的语气很高冷。

东哥:美女,这是你自己列的,还是别人帮你的?

沈莱茵:我自己。老板,尽快给个报价吧。

东哥:行,我尽快。

过了两天,东哥发了个报价单过来。

沈莱茵收到的时候正在上数学课,下课了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看。

“步屈,这个价格怎么样?”差一点就要超过她全身上下所有的钱了,但还没超过,可以接受。反正她平时也不怎么需要花钱。

宁肆对改装车比较了解,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他想宰你。”

“那怎么办?”沈莱茵对这些完全不懂,也不知道市场价是什么样的,完全不会还价。

“你按我说的跟他说。”

沈莱茵就按照步大爷说的回复。里面提到的好多词她听都没听过,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打字机。

下课时间有限,临近上课沈莱茵就和东哥说“等她一下”,然后等下课继续回复。

宁肆本身就是比较强势的性格,再加上家世出众,向来说一不二,只有别人听他的份,没有妥协的时候。所以沈莱茵转述他的话,不知不觉也就带了这种强势又漫不经心、不动声色给人压力的气势。

对面的东哥没想到碰到了又冷又酷又懂行难缠的主,完全把他压得死死的,砍价厉害得不得了,但又给他留了赚的余地,叫他放弃这单有不舍得,接下了又觉得有点憋屈,抓心挠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