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豪门后大佬教我吃喝玩乐

45(1 / 2)

这次的任务不像前几次的那么容易上手,会吃会喝就行了,这次首先得学会开车。这对她一个高二的学生来说,很难办到。

“没事宝贝,我教你。”宁肆说。

“你会?”

“那当然。我是人工智能,什么都会。”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

应该是任务里和沈莱茵一起生活的哥哥沈印。

沈莱茵立即装成一副在认真做作业的样子,说:“进。”

沈印端了杯牛奶走进来,拖鞋在地板上踩出慢悠悠的声响。把牛奶放下后,他揉了揉沈莱茵的脑袋说:“还不睡?”

莫名感觉周围有点凉,沈印收回手说:“你房间的空调是不是开得有点低?”

在宁肆看来,虽然任务里是沈莱茵的亲哥哥,但其实并不是。

沈莱茵被人揉脑袋有点不习惯,摇头说:“还好。”

她看着沈印,发现沈印这张脸和她长得真的有几分相像。

沈印看了眼她面前的练习册:“作业写不完就不写了,你的身体要紧。”

沈莱茵:“……好的。”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好的家长。

“睡觉前记得把牛奶喝了。”

“好的哥哥。”

“晚安。”

说完晚安后,沈印离开房间,替她关上了门。

“我以前就一直特别想要有一个亲哥哥,现在终于有了。”沈莱茵说,“而且长得还挺帅的。”

她的愿望算是在任务世界里得到了满足。

宁肆幽幽地说:“有我不够吗?要什么哥哥?”

“步屈,你倒也不必一直学纸片人。”沈莱茵觉得步大爷大概是受了游戏里纸片人的启发,才会动不动就说“我吃醋了”、“亲一下就告诉你”之类的话。

宁肆:“……”

谁他妈学纸片人了。

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响动,沈莱茵通过窗户看了过去。她房间的窗正好能看到大门口,只见一辆红色的跑车开了出去,应该是沈印。

沈莱茵看了眼时间。现在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不知道他这么晚出去干什么。

沈莱茵现在还不困,就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关于月亮湾的信息。

她一搜就搜到了很多飙车视频。

视频里一辆辆跑车开得飞快,排气声震天。

月亮湾是s市知名的夜间飙车圣地。因为整条路是环月亮湾这座湖而建,才得了这个名字。

它在s市的市郊,夜间几乎没有车辆路过。整条路上有许多个进市和出市的出入口,比较复杂,对路不熟悉容易开错道。

月亮湾以有很多个连续s弯出名,而且整圈路还有高低差。除曲折的s弯外,这里也有宽阔的快速弯角,可以让人感受极速过弯那种仿佛被巨大的力量按在座椅上的离心力。

沈莱茵实在理解不了网上说的那种在月亮湾飙车的爽感。

大致了解之后,她打算趁着今晚沈印不在,去月亮湾看看。

以沈印对她的关心,她平时晚上要出去怕是很难。这以后也是件麻烦的事。

在网上叫了车后,车很快就来了。

“小姑娘,你这么晚了一个人去月亮湾干什么?”司机是个健谈的大叔。

“就是去看看。”沈莱茵说。

“看不出来你个小姑娘竟然对飙车感兴趣。”显然,s市的每个人都知道月亮湾。

沈莱茵没有解释太多。

提到月亮湾,司机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路说个不停。大致就是在说,他要是再年轻个几岁也就去月亮湾爽一下了,可惜岁月不饶人。

沈莱茵听完之后怀疑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个飙车梦。

到了月亮湾,下车后,沈莱茵就被一阵引擎的轰鸣声震得心悸,心跳都加快了不少,不由地捂住耳朵。

夜深人静之际,月亮湾宛如是另外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吵闹、激情、迷幻,不受约束和控制。

各式各样平时路上很少见的跑车停在这里,保时捷属于街车,法拉利也是一大堆。

男男女女,搂在一起,或是坐在车头。女生都穿得非常辣。

对宁肆来说,夜间飙车圣地都是这个样子,不足为奇。

对沈莱茵来说,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和这些或酷或性感的人相比,她出门是随便穿的一件白色t恤和宽松的格子裤显得特别乖,与这里格格不入。

她的特殊很快引起了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的关注。

“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个男人看着很潮很社会的样子,语气倒是不错。

“问问他这里有什么比赛。”宁肆说。

“我想问问,这里平时会有什么比赛吗?”

男人“啧”了一声,打量着她说:“对开车感兴趣啊。我看你没多大,应该还在上高中吧?没成年的不能玩哦,很危险的,等长大了再来。”

沈莱茵觉得他就是在故意吓唬小孩,非常的恶趣味。

“阿飞,怎么了?”男人身后又走过来一个人,搭着他的肩膀。

“来了个高中生,说是想玩车。估计是大晚上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

“……哥。”

“哥??”阿飞满脸惊讶,“沈印,这是你妹妹?”

沈印“嗯”了一声。

沈莱茵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沈印。对上他的眼睛,她心虚地不得了,心跳都开始飙升了。

她也太倒霉了。

沈印看了眼她手腕上的手表,心跳都要飙到三位数了,立即说:“放松,别紧张。”

沈莱茵都快忘了自己不能激动了,立即深呼吸,直到心跳速度慢慢降下来。

然后,沈印说:“这么晚了,该睡觉了。我送你回家。”

他把沈莱茵转了个身,抓住她的后领带她离开。

这让沈莱茵有种自己是瞒着家长出来玩结果被家长逮到的熊孩子的错觉。

沈莱茵坐上了沈印的那辆法拉利。

宁肆觉得沈印的车不错,一看就是花大价钱改装过的。看来沈印是个行家。

“你怎么来了?”为了照顾妹妹,沈印把这辆红色闪电开得非常慢且平稳。

沈莱茵没想到沈印竟然是月亮湾深夜飙车党中的一员。如果有他带,那一切就简单多了。

“哥,以后你来这边玩,能不能带我一起?”她试探地说。

沈印惊讶得差点猛踩一脚刹车。他用余光看了眼坐在副驾上的沈莱茵,一副“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说:“当然不能。你要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真的想玩车吧?”

沈莱茵委婉地说:“有点兴趣。”

“不行!先不说你才十七岁,你的身体是不能承受任何剧烈运动或是大起大伏的。你要是出了点事,进了医院,我怎么跟爸妈交代?就你今晚这样偷偷溜出来,妈妈知道了肯定是要回国寸步不离地看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