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豪门后大佬教我吃喝玩乐

44(1 / 2)

“我就是好奇,想玩玩看。”沈莱茵说。

但是玩了两天后,沈莱茵真香了。

她不仅被其中一个纸片人吸引,还为纸片人氪了金,打破了她原先说过的绝不氪金的原则。

《我的恋人》里一共有六个要被攻略的男主,每个都有很多粉丝。沈莱茵和莫绮喜欢的刚好是同一个。

晚上,沈莱茵和莫绮在微信语音里聊游戏聊得火热。

“你还没有刷到后面的剧情,程在渊真的太可了!”莫绮在沈莱茵面前没有那种仙气飘飘的冷感,而且越来越接地气了。

“真的吗?”沈莱茵玩的晚,进度没有她快。

“真的。又霸道又温柔,超会撩!”

宁肆很想不屑地说一句,就这?

就这种千篇一律、桥段老套、互动性又差的游戏角色怎么和他比?

产生这个想法后,宁肆又觉得很可笑。

他宁肆什么时候要自降身份去和纸片人计较了,更他妈让人生气的是,沈莱茵宁愿对着个假的纸片人,也不愿意看看他。

看沈莱茵和莫绮聊得津津有味,宁肆很不爽,打算替她们结束这次聊天。

他低声说:“可以去洗澡了宝贝。”

对面的莫绮愣了一下:“莱茵,你那边有男生?”

还叫她去洗澡,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沈莱茵被步大爷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连忙解释说:“是我不小心点开了一个平板上的视频。”

“哦,是这样啊。”莫绮说,“声音还挺苏挺好听的。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只低低的那么一句,还有点模糊,她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就是觉得熟悉。

步大爷的声音莫绮怎么可能听过。沈莱茵说:“应该也是在网上听到的吧?学姐,我才发现时间不早了,真的要去洗澡了,先挂了。”

“好,我也去洗了。”

挂了语音后,沈莱茵松了口气,然后看向旁边的翻盖机问:“步屈,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出声了!”还好这次糊弄过去了。

“那个程在渊这么好吗?”宁肆幽幽地问。

沈莱茵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几天沉迷纸片人,冷落了步大爷。

所以步大爷不高兴闹脾气了。

“还行。”她主要是喜欢画风还有剧情,里面每个主角的人设也很好,就像看一样。

“宝贝,现成的纸片人男朋友你不需要吗?”宁大少爷最终还是自降身份,愿意去当个纸片人了。

这些他以后都要在沈莱茵身上讨回来。

他这么一提,沈莱茵意识到,还是和步大爷讲话的互动新年更高,游戏里只有固定的台词。

她忽然有了个想法:“步屈,不如你改名叫程在渊吧。”

宁肆:“……”

让他当纸片人的替身就他妈离谱。

他想弄死沈莱茵。

“宝贝,那些纸片人会提醒你去洗澡、叫你起床、给你讲题吗?你再提别的纸片人我会吃醋的。”宁肆低沉的声音就像是情人间的低语。

沈莱茵听得耳朵发痒。

还是步大爷会啊。

“这有什么好吃醋的。”

“那你想想,如果我有了别人?去当了别人的人工智能助手?”

沈莱茵想了想。她已经习惯了步屈的存在,她刚回沈家、刚去新学校这段很不适应的时期都有他在。如果耳边少了步大爷的声音,她大概会很不习惯,甚至会觉得有点寂寞。

宁肆对沈莱茵的反应很满意,至少她没有说出类似“无所谓”这样的话。不然他大概会气得不想搭理她,至少几天不搭理她。

他继续说:“宝贝,不如我当你的男朋友,嗯?”

沈莱茵轻咳了一声,说:“我去洗澡了。”

躲进浴室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了加速的心跳。她刚才差一点就要春心荡漾、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宁肆看着浴室关上的门,想到沈莱茵刚才落荒而逃的样子,笑了一下。

怎么这么纯情可爱。

在这之后,沈莱茵一直在被步大爷撩。

每天早上都有温柔好听的叫早。她想赖床几分钟,就会听到步大爷说:“再不起床我就亲你了宝贝。”

放学回来做作业遇到不会的题想问一下他,他猝不及防地就会说一句:“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沈莱茵一开始总是面红耳赤,后来稍微习惯了才好一点。听到他这样说,她就会故作镇定地怼回去:“也不是我不愿意。就你这样,怎么亲?”

“欠着。”

“怎么欠?”

宁肆笑了一下,没有再说。

当然是留着以后再还了。

沈莱茵总觉得步大爷笑得意味深长,类似“人类清除计划”这样的阴谋笼罩着她,离她越来越近。

即使时刻怀疑步大爷在酝酿着要翻身做主人清除她,沈莱茵还是每天被他撩得脸红心跳。

有一天晚上,她甚至做了个梦。

梦里,她和一个男生谈恋爱了,被按在学校的走廊里亲吻。

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男生贴在她耳边低声说:“宝贝,我这不是亲到你了吗?”

然后沈莱茵看清了男生脸。

早上,被闹钟吵醒后,沈莱茵回忆起晚上做的梦,怀疑自己疯了。

她梦到谈恋爱也就算了,可那个男生竟然有着步大爷的声音,还长着宁肆的脸。

梦到别人也就算了,一个是人工智能助手,一个是只见过一面、人还躺在病房里昏迷不醒的学长。

看到沈莱茵坐起来后发愣,宁肆问:“怎么了宝贝,做噩梦了?”

听到和梦里一样的声音,沈莱茵回过神来吓了一跳,眼神闪烁:“没什么。”

宁肆觉得沈莱茵的反应有点奇怪。通常她这种表情代表心虚。

“你心虚什么?”

“我大清早的为什么要心虚?”

“我怎么知道。”宁肆再怎么厉害也猜不出沈莱茵会做这样的梦。

沈莱茵以起床去洗漱了结束了这个话题。

有步大爷在,沈莱茵再打开游戏,忽然就觉得游戏里只会说定制台词的纸片人不香了,再加上要准备期中考试,她打开游戏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万辞江和越阳的月考成绩都不太行,属于垫底的那种。作为长期的饭友,沈莱茵当然也希望他们能有所进步,别再垫底,两人也答应了,尤其是万辞江,也很积极,经常会问她问题。

又一次课间回过头给他讲完一道题,沈莱茵抬起头,对上了万辞江黑漆漆的眼睛。

他那双微微下垂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很无辜的感觉。

沈莱茵愣了一下,问:“你有没有在听?”

“在呢。”

宁肆心里冷笑:在听个鬼,在看人还差不多。

万辞江又说:“我基础不太好,能不能再讲一遍?”

沈莱茵理解基础不好的人,确实会很吃力,她以前就是。她一向属于有耐心的那种,决定再和他讲一遍。

但宁肆看不下去了。

然后,沈莱茵就听到了步大爷的声音。

“宝贝,快接电话。有人给你打电话了,怎么还不接电话,嗯?不想看看是谁打来的吗?快接电话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