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豪门后大佬教我吃喝玩乐

43(1 / 2)

“稍微懂一点。”沈莱茵说。

大家很惊讶。都不用喝就能知道是什么酒,可不是懂一点啊。

“是不是莫绮学姐先告诉你了。”沈露薇怀疑地问。

莫绮:“我谁都没说。”

沈莱茵告诉侍酒师醒半个小时左右就够了,不用太久。

“好的。”侍酒师早在她说出酒的名字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沈露薇还是不愿意相信:“沈莱茵,你从一个小山村来的,怎么可能懂酒!”

沈莱茵回答说:“我们全村都特别懂酒,我是里面比较差的。”

沈露薇:“怎么可能!”

沈莱茵:“确实不可能。”

沈露薇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气红了脸。

沈菲娅问:“莱茵,给你一瓶酒你都能猜出来是什么吗?”

“也不都是。”沈莱茵也不是所有酒能都分辨出来的。只是她恰好记住过大拉菲的味道。

沈菲娅惊讶地说:“那就确实是能分辨出很多了。”

沈露薇在一旁翻白眼。

“露薇,不如我们试试她。”

“是啊,这口气也太大了,必须试一试。”

又两个女生加入进来,暗中拱火。她们在医院那次见过沈莱茵,看到她进去看宁肆了,传闻他们关系不浅,心里都很不服,看她不爽很久了。

沈露薇本人倒是没被煽动。

今天毕竟是沈菲娅的生日,她也不想闹事。这两个人平时和她的关系也不好,都是情敌,今天倒是亲热。

沈露薇也不会傻到被她们当枪使。她冷哼说:“要试你们试。”

女生搞起事情来丝毫不弱于男生,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和曲谚一起的一个叫周必的男生笑着说:“我们来聊点别的吧。你们今天一个个真漂亮啊。”

另一个男生附和:“是啊。”

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前四嫂,但是他们心里的天秤莫名就偏向沈莱茵那边,想帮她解围。

谁知这时候沈莱茵的声音响起:“如果你们试过之后发现我真的可以呢?”

周必愣了一下。

这么刚的吗?

沈露薇当然想看到这种热闹了,不屑地笑了一下说:“小心丢人。”

“莱茵。”莫绮拉了拉沈莱茵的袖子。

她希望沈菲娅作为今天的寿星又是沈莱茵的堂姐,能站出来阻止,但是沈菲娅并没有。

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一直在提酒,沈莱茵就一直想起来与她失之交臂的过目不忘,心里难受得不得了,急需发泄一下。正好就有人撞到枪口上了。

两个女生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她在说大话,其中一个说:“好啊。如果你输了,不管你以前和宁肆是什么关系,以后都不许缠着他,离他远一点!”

宁肆在心里冷笑,很想骂脏话。

谁允许她们替他做这个决定了?她们算什么东西?

一直没开口的曲谚提醒说:“不许拿阿肆打赌。”

那两个女生还是有点忌惮曲谚的,一时没敢说话。

沈莱茵没想到,又是关于宁肆的。她去了趟病房,被人误会到现在。

不过她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本来也不认识宁肆。

“好啊,我输了随便你们。我要是赢了,你们……”她想了想,“你们两个要在贴吧开个帖子连吹我三天,不少于200楼。”

“好!”两个女生叫侍酒师拿来酒水单。

侍酒师在旁边看热闹,差点没听见。

两个女生拿到酒水单后仔细看着,小声讨论,生怕被沈莱茵听到。

沈莱茵提醒说:“记得选贵一点的,便宜的我不猜。”

她们选好酒后,侍酒师把酒倒进杯子里端了过来。

在场除了那两个女生和侍酒师,没人知道这是什么酒。

周必他们几个男生也凑热闹一人要了一杯,想试试能不能猜出这是什么酒。

“这也太难了吧,得是品酒师才能品出来。”

“就是。我只能尝出酒是好酒。”

几个男生放弃了。

大家全都看向沈莱茵,觉得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沈莱茵已经看过酒的颜色了,在大家的注视下,闻了闻,然后喝了一小口含在嘴里,吐掉。她又要了杯水漱了下口。

沈露薇不屑地说:“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莫绮关心地问:“莱茵,怎么样?要这么分辨太难了,做不到也正常。”

另一个女生说:“莫绮,你怎么总是帮着沈莱茵?是她自己说的大话,又没人逼着她。”

莫绮:“还不是你们一上来就针对她?”

宁肆看着沈莱茵,一点也不担心她。

他知道她可以,就喜欢看她打脸别人。

沈莱茵拉住莫绮的手臂,朝她眨了眨眼睛,让她放心,然后开口说:“和拉菲古堡一样,也是波尔多产区的吧。”

侍酒师点了点头。

她继续说:“白马酒庄的正牌酒,也应该比较年轻,对吗?”

“是的。这是2018年份的白马酒庄正牌酒。”侍酒师说。

那两个女生的表情已经很不好了。

大家没想到沈莱茵真的可以猜到,都非常惊讶。

“莱茵,你太厉害了吧!”莫绮看沈莱茵的眼中简直有星星。

“厉害啊!”

“牛逼!”

周必他们几个男生对沈莱茵也是心服口服。

沈莱茵看到那两个女生的表情,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提醒说:“愿赌服输,那么多人见证着,你们不会想耍赖吧?就从国庆之后开始吧,我要看到你们的帖子。”

她把她们想说的话都堵死了,两个女生只能认了。

沈露薇心里疑惑沈莱茵为什么会品酒,但是看到那两个平时和她关系不好的女生吃瘪,心里也高兴。反正她们谁输,她都高兴。

这个小插曲过后就准备开餐了。

沈莱茵拿起餐巾,折好后铺到腿上。

莫绮看到她折餐巾的方式,奇怪地说:“莱茵,你怎么是这么折餐巾的?”

通常餐巾都是对折,折成长方形或者是三角形,然后把折痕朝自己铺在大腿上,但沈莱茵不是。她把两个对角折了一下,对着对角线。这还是在新手世界里第一次吃西餐的时候步屈教她的。

“我一直都是这么折的。”沈莱茵奇特的折餐巾的方式引得好几个人看过来。

沈莱茵一抬头,对上了曲谚探究的目光,一脸莫名。

曲谚皱了皱眉。这种折餐巾的方式很少见,甚至可以说有点奇葩,他就知道宁肆一个人喜欢这样折。

其他几个男生已经在群里疯狂交流了。

“我靠,那个折餐巾的方式你们有没有想到什么?”

“四哥啊!四哥也这么折的!”

“难道真的是前四嫂??”

“如果不是前四嫂,那也太巧了吧!我觉得是真的!!”

沈莱茵不知道自己折个餐巾让他们想了那么多。但是宁肆看到曲谚的反应却是意识到了。

他教沈莱茵西餐礼仪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就按照自己的习惯来了,没注意到把自己的习惯也交给了她。现在想想这样也不错,他不方便亮出身份,用这种方式让曲谚他们知道沈莱茵可能和自己有点关系,平时在学校里要是遇到事情曲谚他们也能多照顾照顾她。

开始上菜后,大家终于安分了下来。

大家先端起酒杯祝沈菲娅生日快乐,当然,沈莱茵的酒杯里是饮料。

这里不愧是南市非常有名的餐厅,菜色很不错,沈莱茵都挑不出一点不好的。尤其是主菜,牛排上完美地贴合着一片松露,浇上酱汁,又嫩又鲜。

吃到一半的时候,餐厅的经理走了进来,询问大家对菜是否满意。

大家都表示很满意。

经理笑了笑,然后说:“因为今天是沈小姐过生日,又是包场,主厨除了亲自做了一个蛋糕送给沈小姐外,还有一个彩蛋。”

不等沈菲娅说话,沈露薇就问:“什么彩蛋?”不知道的还以为过生日的“沈小姐”是她。